夏目嘎丸

【双花】如同曾经


我就是个新人是个废
看看就完了QvQ


【双花】如同曾经

孙哲平走的时候张佳乐并没有送。他只是站在百花的宿舍楼下,看着孙哲平脚边的行李。

孙哲平的行李很少,只有一个旅行包,里面装的也无非是换洗衣物以及各种充电器,和他刚来百花的时候一样简单。

听到孙哲平要退役的时候,张佳乐并没有众人预想的那般反应激动。

他仅仅是轻轻点了下头说了句我知道了,别说惊讶,连犹豫都没有。



孙哲平在百花的最后几天,每时每刻都在关注张佳乐的情绪。

但是张佳乐完全没有任何异常,每天该训练训练,该吃饭吃饭,该开玩笑开玩笑。

不过这样的张佳乐更让孙哲平担心。

他甚至在半夜醒来蹑手蹑脚地走到张佳乐的房间前,听里面是否有哭声。

然而他屏息静立了很久,什么都没有听到,只好作罢。



目送孙哲平走出百花的大门,张佳乐立即转身进楼,脚步坚定。

『既然你已经不在我身边,我会连你的份一起努力。

我会拿个冠军给你看。』

这是孙哲平在机场收到的短信,不用看署名都知道是谁发的。

孙哲平笑了笑,右手拇指敲击着手机屏幕——

『我等着。』

那是他们之间最后的联系。



吃过晚饭的休息时间,邹远发现自己把手机忘在了训练室,于是和队友打了个招呼回去拿。

咦今天是不是忘记关灯了?他看着玻璃门透出的灯光疑惑着。

走进训练室他才发现里面还有人。

队长的座位,也就是之前孙哲平的位置上,坐着张佳乐,他们的现任队长。

他还在做着训练。

邹远一时间不知该说些什么,反倒是张佳乐在他开口前对他说了一句早点休息。

他也只能生硬地回个好,然后拿上手机出门。

走到门口他还是犹豫了一下,回身说了句队长也早点休息吧。

张佳乐也只回了个嗯,不只是真的听进去了还是在敷衍。



张佳乐站在赛场上的时候,面对满世界的关心和同情表达了感谢,然后就钻进了比赛席。

个人赛中他的表现依旧出色,或者说比之前更加出色。

团队赛中他依旧是全队的仰仗。

子弹和手雷所产生的光影效果漫天飞散却又不无目的,只是那里面不会再冲出作为这套打法核心的狂剑士。



然而最终他一个人还是撑不起繁花血景,那年的百花,只拿了亚军。

站在领奖台上的张佳乐坚定依旧,他直直地望向摄像机,只说了一句话

『我会拿冠军』



那之后,张佳乐更加努力,基础练习几乎是翻倍完成,同时他还反复观看着比赛的录像,牺牲了绝大多数的休息时间,双眼下一片青黑。

不论是经理还是队员都劝不住他。

那时的张佳乐,眼中只有冠军。



然而如此拼命最终产生了反效果——那年百花甚至止步于四强,连总决赛都没有进。

而且出现重大失误的,不是别人,正是张佳乐。

他几乎是瘫在了椅子上,眼睛紧紧地闭着。

不过没过多久他就走出比赛席,承认错误之后跟一脸担忧的队友们笑着说继续努力。



而后每个人都更加努力的练习,超常发挥的选手不在少数,一路披荆斩棘。

然而天不遂人愿,第七赛季,百花依旧是亚军。

赛后的记者招待会上,张佳乐周遭透出了浓浓的疲倦。

身旁的两位队员都在把过错往各自身上揽,记者的用词也是小心无比。

看着这种难得一见的场景,张佳乐突然就笑了。

自己这辈子都没有被这么小心翼翼地对待过,这次还真是因祸得福。

他暗暗吐槽了一下自己这时竟然还有心情自嘲,随即拿起话筒,在全场人的注视下一脸平静地宣布了退役。

丝毫不去管自己的一句话引起了怎样的轩然大波,张佳乐转身离开。



收到霸图的邀请时,他一瞬间就明白了韩文清的用意——都是职业生涯暮年了,为何不拼一把。

于是他同意了,没有和其他任何人说,包括孙哲平。

其实这么多年他们没有再联系过,就连过年时的群发消息也是避开了孙哲平。

一个人似乎不像自己想象中的那样难以适应。

更何况他已经没有人可以依靠了。

他不知道孙哲平现在在干什么,也不知道孙哲平是否还关注他张佳乐以及他们的百花。

哦,不对,现在已经不再是他们的了。

只余一人,何成们。



这些年间他不知多少次梦见那个拎着重剑对自己发出邀请的狂剑士,在赛场上驰骋的繁花血景,以及胜利后他们得意的笑容。

可惜那都是梦,醒来就散了。



第九赛季的霸图强得令人难以置信,就连是鼎盛时期的嘉世也做不到甩第二名几十分,而他们做到了,就凭一群被人嘲讽年老体衰的选手。

那时张佳乐无比激动,因为这是他距离梦想最近的一次,而且所有人都认为霸图的前景一片光明。

他反复地打开短信页面以及通讯录页面,好几次差点就把电话打了出去。

不过最后他还是忍住了。



最后的团队赛似乎给了这几人当头一棒,尤其是张佳乐。

他连恍惚的机会都没有,只能够一味地攻击,防守,脑子里飞快地闪出解决方案。

然而百花缭乱还是倒下了。

那一瞬间,张佳乐的世界似乎跟着游戏界面一起灰暗了下来。

他呆呆地看着不久之后屏幕上出现的荣耀二字,突然觉得十分脱力。

他张佳乐明明已经努力到了这种地步,还是不行么。

从繁花血景势不可挡,到孤身一人撑起战队,再到退役复出背负骂名。

他究竟是做错了什么才会让上天如此不眷顾,而且总是在最后阶段狠心泼他一头冷水,浇得人透心凉。



撑过了记者招待会,张佳乐颓然地倒在床上。

他脑中有个声音叫嚣着让他放弃,而他差点真的被那个声音所迷惑。

忽然想起来什么似的,他打开了手机,翻到了他和孙哲平最后的信息交流。

张佳乐盯着屏幕许久,最后红着眼圈说了一句大孙,对不起。

不过他没有流泪,这么多年以来都是。



在世界邀请赛夺冠的时候,张佳乐几乎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赛后上台领奖,喻文州作为队长当仁不让。

而作为领队的叶修却是推了还在发愣的张佳乐一把,直接把他推上了台,同时先上台的喻文州向他微笑着伸出手,干脆地把人拽到了舞台中央。

对此叶修表示哥已经捧过四个冠军奖杯了,不差这一个,立刻遭到众人一阵嘘声。

和喻文州一起捧着冠军奖杯的时候张佳乐还是有些没反应过来,直到旁边的人戳了他一下才发觉自己的表情真是傻得不能再傻,台下一群人都因为他这表情笑得合不拢嘴。



在候机厅里,张佳乐躲开了黄少天的无限文字泡和叶修的嘲讽buff,找了一个僻静的角落。

他拿出手机,打开信息页面,不停地往下翻着。

毕竟这么多年间除了那次网游中的偶遇都再没有联系,信息又不置顶,孙哲平这个名字早都不知道沉到了哪里去。

终于翻到那个熟悉的名字,手指却停在了半空。

该说些什么?

过去的几年他硬生生地克制住了跟对方联系的冲动,数次编辑好了短信,思来想去还是删掉了。

而令他意外的是孙哲平竟然也没有主动联系他,即使是在他拿到第四个亚军的时候。

他甚至都想好了如果哪天手机屏幕上的来电显示是大孙他应该如何回复对方的安慰。

不过他最后都没有等到。

其实没有等到也好,因为他还没完成自己的诺言,根本没脸去见孙哲平。



这是他的想法,熟不知那时的孙哲平也是几次将手机锁了开开了锁,反复了不知多少次,最后叹了一口气,将手机扔在了桌子上。



对着手机纠结了许久的张佳乐最终也没得出个所以然,干脆把手机扔进了衣服口袋里。

反正不久就能见到了。

他可不信孙哲平不来接机。



等进了机场被无数的闪光灯闪得睁不开眼的时候,张佳乐突然有点理解了其他选手面对他百花式打法时的心情——我去什么都看不清。

不过他还是很快就发现了孙哲平,或者说周围的人主动把孙哲平让了出来。

孙哲平向他伸开双臂,脸上是他熟悉的笑容。

张佳乐在这一刻突然什么都不想再去管,恨不得直接冲进对方的怀里。

不过他只是脚步加快,但在最后几步的距离时他终于扔下行李箱,扑向了熟悉的人。

那人收紧手臂,揉了揉他的头发,在他耳边说

『我就知道我家乐乐一定是冠军』

就这一句话,张佳乐的眼泪就下来了。

几年来的痛苦与委屈终于得以发泄。

他终于不再背负那些称号:百花队副队长,百花队队长,MVP,霸图队员。

此时的他只是张佳乐,孙哲平的张佳乐。

孙哲平感受着肩上的凉意,轻轻地拍着对方的后背,就像曾经那样。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