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嘎丸

【清安】光怪陆离5-10

【清安】光怪陆离5-10


前文http://ericakirkland.lofter.com/post/3185f6_c9fae60


5

又是压抑而昏暗的天色,同样是男人的声音划破夜空,看似平静的建筑里再次变得嘈杂而混乱

那个独自冲上二楼的矫健身影,用手中的刀灵活地为自己开辟着一条血腥的道路

作为组内实力排名前几的成员,冲田总司应对这种战况本来不成问题,如果他没有患病的话

内疾最可怕的,就是它会在显露表症的同时,给体内造成更多不可知的伤害

而当一个人的身体从内部开始受到破坏,外在体现出来的症状就会更为严重

比如冲田总司开始因为没能挡下敌人的攻击而受伤,偶尔的脱力和眩晕让他无法及时做出反应

虽然对他们这样常年拼杀的武士来说,受伤算不了什么,但它所造成的痛感和不便会逐渐积累起来,像套在人身上的一道隐形的桎梏一样,束缚住真正的实力

所以冲田数度尝试突破无果之后,最终被几个浪人围在角落

被他看做荣誉的象征的羽织已经破了好几道口子,伤口处流出的血液将青葱污染,形成一种诡异的颜色

而冲田本人也早就呼吸不匀,喉咙和肺部的瘙痒和灼热也越来越难以忽视

他自嘲地笑了笑,早知道应该听近藤先生的,多在房间里休息就好了

“在这种情况下还能笑得出来,是小瞧我们吗你这混蛋!”其中一个浪人见状愤怒地喊出声,其他人也跟着激动起来

冲田只能奋力接下多个方向袭来的攻击,他手上那把刀早已浸染鲜血,金属之间数度碰撞传来冷冽的脆响

果然不该一个人贸然冲上来啊,他苦笑着想道,随后握紧了手里深蓝色的佩刀,咬紧牙关等待着其他组员前来支援

 

 

 

6

安定猛地从睡梦中睁开眼,全身也跟着稍稍抽搐了一下,好在这样细微的动作并没有吵醒身旁的清光

因为最近安定做噩梦的次数逐渐变少,不用时时刻刻担心着自己身旁的人,清光也终于能够得到较好的睡眠

不过他们两个谁都没有主动提出分开来睡

因为不管怎么样,这种睁开眼睛就能看到熟悉且信赖着的人在自己身边安眠的感觉,只要体会过一次,就会产生依赖

 

摇铃声响起的时候,安定因为又一次惊醒睡意全无,正睁眼看着外面

一旁的清光坐起来打了个哈欠,看见清醒的安定,问道:“又做噩梦了吗?”

安定头也不回,只是轻轻点了点头,回想着刚才最后梦到的场面

冲田君手里拿着的,是深蓝色的刀,不论怎么看都应该是自己

但清光,审神者,还有自己找到的仅有一句话的书面记载,都说冲田君带去池田屋的,应该是加州清光才对

之前的梦里,冲田君手里的也是清光,但为什么现在变成了自己呢?

而且梦中的场景和对白都有所变化,这所有的改变,是怎么回事呢?

尽管还想思考下去,但身边的清光已经开始催促自己起床了,安定只好暂时放下这个疑惑

 

清光今天要去出阵

作为等级前几的刀,他们两个一直以来出阵都很频繁,但由于审神者担心安定,几乎不再让他前往战场,就连清光的出阵次数也跟着减少了许多

但一下子少了两个主要战力,本丸还是有些青黄不接,所以清光近来出阵的次数又有些增加

清光其实不太愿意留下安定一个人,但安定反而无所谓地对他说你还想偷懒多久啊,就推着他去换衣服

 

和山姥切一起洗完衣服之后,安定擦了把头上的汗,开始找地方休息

下午三点钟的阳光已经褪去了正午时的热度,在渐冷的秋日里洒下正合适的温暖

审神者喜爱传统的和风,庭院里一草一木,一步一景都是她亲自设计,一直改动到满意为止

此时水池里装饰用的竹筒里流出的水声清晰可闻,色彩鲜艳的鱼儿成群嬉戏着,不时激起细微的波纹

因为不少人都忙于各自的事情,本丸也难得清静

安定坐在房间外的走廊上,面朝庭院,双腿垂在廊檐外侧,微微晃动着

每次只要一闲下来,他就会自然而然地想到这段时间困扰自己的梦魇

冲田君,还是一如既往地厉害呢

本丸里对自己的前主人怀有敬意的不少,不过清光和安定也绝对能排上前几名

毕竟他们两个都是很难上手的刀,却在冲田总司的手上绽放着耀眼的光芒

所以这么难得的主人,就像清光说的那样,要是不长命的话,对他们来说也是一件十分痛苦的事情

“如果那个时候,冲田君没有一个人去二楼就好了…”安定无意识地自言自语着

要是其他人抢在冲田君之前去了二楼,是不是他就能少受点伤了呢

被暖和的阳光照耀着,即使在思考问题,安定也逐渐有了睡意,他干脆取下围巾,在走廊上侧躺下,习惯性地将双腿蜷缩起来准备入睡

在陷入沉睡的前一刻,他突然冒出了这样的想法:说不定,在梦里就能找到答案了

 

清光出阵回来,看到睡在外面的安定,无奈地笑了

 “安定,醒醒”清光说着,轻轻摇了摇安定的肩膀

“嗯…”被人叫醒的安定还有些困倦,不满地发出鼻音,抖了一下肩膀想要赶走这个打扰自己睡眠的人

“马上要吃晚饭了,快起来吧”清光见眼前的人并没有起来的意思,坏心眼地加上一句,“待会长谷部来叫你可就没这么好的待遇了”

几乎本丸所有的短刀胁差打刀都领受过长谷部的说教,听到这个名字,安定立刻下意识地睁开了眼睛

清光见状忍俊不禁,声音也染上了笑意:“坐起来清醒一下,我去换身衣服,烛台切他们马上就做好饭了,待会我们一起去吃吧”

 

 

 

7

月亮斜斜挂在天边的时刻,繁华的街道上灯火辉煌

一条小巷里埋伏着不少身着浅蓝色羽织的武士,背后的誠字既是他们的信仰,又像是守护他们的咒文一样,在夜色下笼上阴影

为首的近藤示意大家做好准备之后,突然想起什么似的,低声对身后的冲田说:“总司,你最近身体状况不好,这次就不要冲在前面了”

“可是…”冲田不甘心地想要反驳

“这是命令!稳妥为上!”近藤坚定地打断了他

面对着自己敬重的人,冲田只好不情愿地应了一声

 

当所有新选组员冲进池田屋之后,场面一度有些混乱

冲田本想趁机上到二楼,击退敌人的同时努力地往楼梯的方向移动着,不过最终他的意图被土方岁三看破

土方协助他砍倒了面前的几个浪人,随即拦住想要上楼的冲田,让他守住楼梯口,而是自己带了几个人冲了上去

被有意留在楼下的冲田因为不甘而更加奋力地砍杀敌人

 

这次突袭,新选组成功地清扫了不少反幕府派

虽然组内伤亡情况也不容乐观,但相较取得的成果而言并不算十分惨重

不过当时去了二楼的几人都受了不轻的伤,尤其是当时冲在最前面的土方岁三,全身上下遍布伤痕,成片的血迹触目惊心,羽织也已经破破烂烂,反而被他拦住留在一楼的冲田总司只受了几处轻伤

冲田握着他的深蓝色佩刀双手抱胸,赌气般地对土方说:“当时让我上楼就不会这样了!”

“以你这家伙现在的身体状况,如果让你上楼,只怕受的伤会比我重多了吧”土方听后反而无所谓地笑了起来

冲田别过头去不再接话,不过不得不承认,土方说的一点没错

 

 

 

8

到底有多久没有安稳地醒来了呢?

安定睁开眼睛的时候,太阳已经高高地挂在了天空

旁边的清光早就出了门,不知是去内番还是出阵了

安定慢慢坐了起来,回味着刚才的梦境

这次冲田君没有因为过分勉强自己而受伤咳血,而是平安地走出了池田屋

能够见到这样的冲田君,真的是太好了,这么想着的安定不自觉地开心了起来

这是纸门被缓缓拉开,站在外面的正是加州清光,他手上还端着什么东西

“呦,你终于醒了啊”清光走进屋,将手中的东西在安定身边放下,“都快到午饭的时间了,我怕你醒来会饿,就拜托烛台切随便做了点东西”

“谢谢你,清光”安定微微侧头,对他露出微笑

泪痣点缀在安定弯弯的笑眼旁,小巧的鼻子被打上淡淡的阴影,嘴角略微勾起,披散下来的蓝色发丝柔顺地垂落在肩上,室外的光线照耀进来,于他周身洒下一片淡淡的光晕,在昏暗室内的对比下,他的面庞显得更加的柔和

清光看到这样的场景,有些愣住

到底有多久,没见到过安定这样发自内心地笑出来了呢?

 

近来安定睡觉的时间几乎占去了半天,晚上早早就入睡,早上很晚才能起来,下午还会睡个午觉

不过他在醒着的时候精神好了很多,加上审神者的默许,清光也就没有太在意,放任他把之前缺失的休息时间补回来

不过安定却有另外的原因:在梦里,就能见到健康而自信的冲田君了

安定很喜欢冲田游刃有余地砍杀敌人时的样子,即使受伤,即使沾上血迹,他还是会露出自信的微笑

不过冲田君那么厉害而高傲的人,若是没有患病的话,一定可以更加畅快地在战场上发挥自己的全部实力吧

带着这样的想法,每天吃完晚饭,安定都会早早地去泡了澡,在大家还在闲聊或打闹的时候就回房间睡觉

每次入睡前,安定的心里都满是期待

清光休息的时候,安定早已熟睡

他小心翼翼地进到被子里躺下,看着安定久违的安详睡颜,也心情好了起来,带着微笑入睡

 

虽说多加休息是没什么大碍,可安定一天之内醒着的时间变得越来越少

甚至难得被叫起来和大家一起吃顿午饭,都是草草地吃几口就放下筷子,说一句吃饱了就继续回去睡觉

当清光发现问题出在安定的梦的时候,已经有些晚了

那时的安定即使正在做梦,也表现得十分平和,并没有像之前那样冷汗直冒眉头紧蹙

与之相反,他脸上甚至还带着一丝安稳的微笑,仿佛梦到了什么令人幸福的场景

 

 

 

9

那是和本丸一样的和式建筑,但相较平和且安静的本丸,这里多了一些吵闹

不过这番景象却更加令人熟悉而安心,因为这里是新选组

现今的季节,温度开始转凉,不过由于男性火气比较旺盛,多数的窗户和纸门都并未关严

只有一个房间被关得严严实实,不让一丝冷风进去

那是冲田总司的房间

他近来身体状况有些差,咳嗽了几天都不见好转,有时还会发低烧,在近藤的勒令下回到房间休息

冲田不是闲得住的人,就算拿起书也看不进去,随手把书卷一扔,打算开始保养自己的刀

在他的佩刀中,一红一蓝两把刀相对独特,因为它们很难上手

不过以冲田的剑术,用好它们不成问题,连新选组里很多人都说,还好是冲田发现了这两把刀,不然只怕它们要被埋没了

冲田拿起其中那把蓝色的刀,好久不被允许出门执行任务早就有些手痒,于是他干脆开始练习挥刀,反正在房间里偷偷练习一下应该也不会被近藤发现

不过还没挥几下,门口就传来了说话的声音,而且越来越近

听出那是近藤的声音之后,冲田赶紧把刀放在一旁,几步小跑捡起被自己丢在一边的书卷,做出读书的样子

和近藤一起来的还有一人,说是城中很厉害的医者,这次被请来给冲田做诊断

由于局长就在旁边的缘故,冲田只好任由医者摆弄自己

一番检查过后,医者收起了带来的几样用具,说诊断结果只是普通的风寒,给开了几味药,再注意保暖和休息,不出半个月就能痊愈

听到这样的结果,表情严肃的近藤终于松了口气,又嘱咐了冲田几句话,起身给医者送行

在二人走后,冲田也终于放松了下来

这么说,只要再熬半个月,就能回到战场上了,这么想着的冲田,脸上满是期待

他顺手拿起被自己匆匆放下的那把刀,拔剑出鞘,锋利的刀刃也熠熠生辉

 

 

 

10

“早安,安定”被铃声叫醒的清光对怀里沉睡着的人说,但安定并没有任何回应

“今天也…不愿醒来吗…”清光苦笑道

 

大和守安定这样已经有一段日子了

一开始,清光还以为是他身体不舒服,就并未打扰他,但一整天下来还没有醒来的意思,就有些不正常了

“安定,安定!”清光轻轻摇晃着被褥中的安定,以往来讲,这样就足够唤醒他,但这次却没有反应,安定像没有任何感觉一样持续着睡眠

那时清光真的慌了神,他将安定扶起,靠在怀中,安定也只是眉头皱了一下,然后又舒展开

他的动静甚至引来了隔壁的和泉守和堀川,当三人确定安定丝毫没有醒来的迹象的时候,堀川跑去向审神者汇报情况

当审神者跌跌撞撞地来到两人房间门口时,看到的就是一脸焦急的加州清光以及和泉守兼定,还有表情安详的大和守安定,只有呼吸时略微起伏的胸膛说明他还活着

“对…不起…”上前确认过状况后,审神者用双手盖住了脸颊,泪滴从指缝间落下,她声音颤抖,“要是…我早点注意到就好了……”一旁的堀川轻声安慰着她

清光咬住下唇沉默着,这也是他想说的话

明明两个人一起生活了这么久,彼此之间已经十分熟悉,竟然连安定的异状都没有发现

还是说,其实已经发现了,却不愿去细想呢?

从他做噩梦的时候开始,如果自己有认真听他讲话,开导他就好了

安定有多放不下冲田总司自己是最清楚的,每每提及,平日里沉稳而温和的安定表情都会瞬间黯淡下来,明明那样悲伤,却从来都抑制着自己的情绪

就算只是抱住他,让他好好哭一场也好

为什么到头来自己什么都没有做呢?

真是不想承认啊,本体特性的相似,在主人麾下共同度过的时间,来到本丸之后的朝夕相伴,甚至共枕而眠,都抵不过一个已经逝去的人在梦中对他的影响

不过正因为是这样,自己从一开始就已经失去了被比较的资格吧

相较清光,安定对总司的情感从来都是不一样的

而且安定陪伴总司病逝之后就失去了踪迹,没有人知晓他之后的经历以及心境

如果那段时间,自己能够在他身边就好了

 

自那之后,本丸很少有人提起大和守安定这个名字

就算锻造或者掉落了新的安定,审神者也不会留下,直接和其他的刀一起送去炼结或者刀解

清光依旧和安定睡在一起,现在的安定不会再说出引颈受死这样令人后背一凉的话,却也完全失去了生机

每次清光将他抱在怀中的时候,都会轻轻蹭着对方温暖的脸颊和柔软的头发,只是再也得不到回应

每次出阵之前,清光都会下意识地向房间的方向看去

不管怎么说,就算没有来送我,也还是希望你至少是醒着的啊,安定

真想再看你对着我露出微笑,就像那天一样,哪怕一次都好

 

 

 

其实到这里可以算是告一段落了,本来我的计划就是到10结束,强迫症就想凑整

结果把大纲写出来之后又开出了新的脑洞,只好写个11

但这篇文章在这里结束也是没什么问题的

我都这么说了,还真的要看11吗



好吧11在这里http://ericakirkland.lofter.com/post/3185f6_ca42de1

评论(4)

热度(3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