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嘎丸

【清安】不知道的事 番外1

【清安】不知道的事 番外1


*这篇cp是冲安,注意避雷,题目造成误解点进来的小伙伴非常抱歉

清安的本文在这里http://ericakirkland.lofter.com/post/3185f6_c9ff099

*薄樱鬼既视感有,注意避雷

 

终于结束战斗之后,冲田总司带着满身的血污和伤痕疲累地靠坐在樱树下,手中无意识地紧握着大和守安定

安定急切地想要将主人扶起,询问他的身体状况

然而他只是一把刀,无法触碰主人

即使这样,他也能感受到主人的呼吸逐渐变轻

冲田总司将缠在手上的绷带缓缓取下,用已经有些发颤的双手将它缠在大和守安定的刀鞘上

他的动作异常缓慢,却又异常坚定,其间还不住地咳嗽着

最后绷带还是被缠好了

做完这件事之后,冲田总司仿佛了却一桩心愿一般,轻松了许多

他将身体完全靠在树干上,仰头望着天空

也许他在思考,若是没有战争,这方蓝色会更美

他闭上眼睛,体会着微风吹拂脸颊的触感,倾听着树叶被吹动的细小声响

过了一段时间,冲田低下头来,抚摸着大和守安定的刀鞘,目光温柔

“谢谢你…安定…咳咳…能够…陪我到…最后……”

听见这句话的大和守安定颤抖着,哭泣着,嘶喊着

然而无论如何,这些都无法传达到他的主人那里,他爱的人那里

咳出一大口血之后,冲田总司将头微微后仰,抵住树干,微笑着闭上了眼睛

阳光被风中微微抖动的樱花花瓣所分隔,形成不规则的光斑,洒落在他祥和的面庞上

但他已经永远地停止了呼吸

大和守安定的世界于那一刻崩塌

 

自那之后,大和守安定就并不在意自己的主人和周身环境了

他是把锋利的刀,新主人用他试刀的时候为他超常的表现所惊异

但不管他有多锋利,都斩不断那人身上的病魔

他是把难用的刀,然而用他很顺手的那人已经不在了 


------------

这是这整篇文章最开始的脑洞,我也不知道为什么从当时的冲安发展成了现在的清安

因为看到花丸第三话最后一个镜头被狠狠捅了一把刀子身心俱疲,所以把这一小段发出来报复社会【

这里借鉴了薄樱鬼,狼藉的战场上插着总司那把缠了绷带的佩刀,然而人却已经不见踪影的场景从初中到现在一直留在我的脑海里,当时就在想,这个高傲的人大概是不愿意让别人见到自己难堪的样子,所以选择独自迎来死期吧

虽然薄樱鬼里我本命是斋藤一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