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目嘎丸

【刀剑乱舞全员】某处的某个审神者的故事 1-3

【刀剑乱舞全员】某处的某个审神者的故事 1-3


*以自己的本丸情况为背景,想要记录下来的有意思的小段子,完全不严肃

*想起来什么写什么,没有时间线可言

*因为麻烦审神者就叫婶婶算了

*私心超重



1

“嗯…选哪把刀好呢?”经过一阵拼杀终于挤进服务器的婶婶看着面前的五把刀犹豫着

“嘁,初始刀并没有正太啊,这下可难办了

不想选清光,虽然让他第一个来到然后等着安定也不错,不过还是更想感受那种通过自己的努力接连得到这两把刀的愉悦啊

圣斗士吗…并没有什么戳我的地方,而且好刺眼啊,铠甲

歌仙倒是不错,虽然没什么特点,不过书卷气什么的我不讨厌,嗯做个备选好了

陆奥守…从外貌到性格到声音真是全部无感呢

山姥切的话…嗯因为我觉得你长得好看就你了吧”

就这么随随便便地作出决定的婶婶愉悦地点击了山姥切国广,进入了游戏

被选中的山姥切全程都沉默着,因为他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到底要不要告诉婶婶,刚才她所有的自言自语,他们五把刀都听见了呢?

不过他最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当然,陆奥守是在好几把太刀大太刀之后,最后一个来到这个本丸的打刀又是后话了




2

(花丸有感,就蜂须贺说可不可以扔掉的那些纸箱子那里)

婶婶终于决定抽出时间把被蜂须贺嫌弃了很久的好几个纸箱子搬回自己的房间,美其名曰整理的最高境界就是把东西从一个地方整齐地挪到另一个地方

觊觎了那几个箱子里装的东西很久了的鹤丸主动提出要帮忙,婶婶见状欣然答应,顺便让所有其他打算帮忙的人都去休息了,自己也没有动手的打算,直接回了房间

鹤丸看着大家离去的背影,久违地感觉自己被驴了

气喘吁吁地解决完不知道装了什么重得要死的纸箱子之后,鹤丸都没顾上休息,直接去问婶婶看在他这么辛苦的份上能不能看一眼里面装的是什么,就一眼

婶婶思考了一下,说你要做好心理准备

鹤丸拍着胸脯说不管是什么我都能接受的,就满脸兴奋地打开了第一个箱子

…一定是我的打开方式不对,鹤丸这么想着,打开了第二个箱子,再次沉默了

婶婶撑着下巴观察他精彩的表情变化

这时鹤丸已经打开了所有的箱子,表情木然地回头看着婶婶

“主上,我们对你的了解果然有所偏差啊”

他看着明显心情很好的婶婶,再次觉得自己被驴了

箱子里装的都是书,有漫画有小说,婶婶已经拿起一本看了起来

鹤丸从手边的箱子里随意抽了一本,拿出来一看,封面写着大大的“三日鹤”以及“成人向”

鹤丸看着封面上的自己沉默了三秒钟,趁婶婶不注意的时候将它塞进了箱子的最深处

“藏起来也是没用的哦”婶婶也不知道哪只眼睛看见了鹤丸的小动作,出声说道,“那一整箱都是三日鹤”

平时一直对别人恶作剧的鹤丸此时终于感受到了报复,而且是身心上双重的,他立刻把那个箱子推到了手臂能够到的最远的地方


不过接受能力很强的鹤丸没过多久就和婶婶一起翻起了小黄书

婶婶手上拿的是清安,鹤丸选了本鹤一期,身边还摆着几本不知道从哪里刨出来的鹤山

看完了几本小黄书之后,鹤丸感觉自己得到了升华,各种意义上的

于是他指着摊开的书页上一片应该被马赛克的内容,开口问婶婶:“如果哪天我真的这么做了主上你会吓到吗?”

婶婶歪头思考了一下:“我是不介意你们搞起来啦,三日鹤三山鹤山我都吃哦”

“我可是认真地要去犯罪了哦,作为审神者好歹阻止我一下吧”鹤丸拿起了下一个本子吐槽道

“我怎么会阻止你们呢!”婶婶不知为何突然激动起来,“心心念念那么久的平面场景可是终于要真实地出现在我眼前了啊!”

“…我会争取不让那种事发生的”被自家婶婶的发言震惊到的鹤丸沉默了一会说道

“嘁”

进行着没有营养的对话,两人又各自放下手中已经看完的小黄书,随手拿起一本新的没有了长谷部在一旁收拾,房间逐渐乱了起来,小黄书散落一地,封面和内页都不堪入目

门口传来了脚步声,不过两人都并没有在意,直到声音停在了门口,敲门声传来,里面颓废的两个人才有了危机感

在纸门被拉开的几秒钟时间里,两人的效率前所未有地高,不过就算是这样也没能收拾好所有小黄书,最后只好尽可能地用身子压在上面假装它们不存在

来人是一期一振,向婶婶汇报完任务之后,他就起身准备离开,又突然想起什么似的停下


“主上,无论如何”一期一振突然加重了语气,“请务必不要让我的弟弟们看见那种污秽的东西”


说完这句话,他周身极具压迫感的气场消失

“我想说的就是这些”一期露出了一个礼貌而温和的微笑,“那么,我先告辞了”

等他走了之后,房间里的两人才发现自己满背都是冷汗



3

婶婶最喜欢的四把刀分别是大和守安定,一期一振,鸣狐以及骨喰藤四郎,这是整个本丸都知道的事

短刀们有天突发奇想去问婶婶为什么最喜欢这四把刀

婶婶露出了和蔼的笑容

“安定他为了深深崇拜着的冲田君,一直在拼命地努力着;

你们的一期哥为人温和,很靠得住,还把你们都照顾得这么好;

鸣狐虽然有些奇怪,但内心其实温柔而善良;

骨喰他每次提到失去的记忆时,落寞的表情都很让人心疼;

不过你们所有人,我都最喜欢了!”

说着,婶婶拥抱了面前可爱的孩子们

藤四郎们带着幸福的笑容离去


目睹了全过程的鹤丸从一边走出来,表情复杂

“实话实说吧主上你到底为什么喜欢他们四个啊?”

“哦因为他们长得对我胃口”

------------

又是不想写作业不想复习考试的产物,不知道有没有后续

评论

热度(24)